深行

唐茕 大家都叫派派
懒 文风善变 想进步
修炼长评技能中

目前MHA 切爆/轰出/出茶
阴阳师 博狼/狗茨
终炽 米优/深红
魔笛 裘龙裘/阿里红

【博狼】长生

☆甜的

《长生》

文/派派



“据情报,妖族即将入侵我国北部疆土,今日召将军过来,正是为此事。”晴明眉间微蹙,语速比平时放快了些。
“大人不必细说,臣自明白。定明日启程,前往北疆。”源博雅回应着,拳头紧握。

————

次日,源博雅率领精兵加上晴明又分配的一支训练有素的新兵队伍,整装出发。
这北方妖族以黑晴明为首,此人是个野心勃勃的怪物,一心想着掠夺我国和其余小国土地,这几年来妖族实力渐长,侵略的次数越发频繁,闹的人心惶惶。
源博雅也因此不得安宁,他是晴明最信赖,最赞赏的部下,军事方面的问题,他永远第一个召他,他也应声扛下。上一场的伤还没养到个四分之一,下一场又给他加下几剧。
他明白,迟早会有一天他会倒下,但是他愿意。

几日奔波,总算是驻好了营。
“新兵排成三列站好。”博雅开口道。
新兵们飞快地完成了这个指令,队伍也整齐非常。
他微微点了点头:“记住一句话,战场上谁最怕死 谁就先死,你们将随我去灭了那帮孽畜,这胆备好了吗?”
不知是谁先开了口:“我愿随将军收复北疆!将军战无不胜!”
其余的将士们立刻接声学道:“我愿随将军收复北疆!将军战无不胜!”

除了一人,那人虽闭口不言,但眼神锐利而坚定,望向前方,同将士们一起高举拳头。
博雅立刻注意到了这个“不合群”的人,便开口:“你为何不与他们一起助威?”
那人感觉到了博雅说得是自己,立刻低下了头。

站在白狼身边的一位士兵立刻替她解释道:“回将军,这位白狼兄弟是个哑巴,请将军不要为难他。”
博雅走进了些,仔细地打量了白狼一番:“长了张漂亮的姑娘脸,生了副漂亮的姑娘骨,如今却在这,委屈你了。”
“回将军,白狼虽体格和长相清秀了些,然而武艺在我们之中可算是最为高超的。”

博雅略微一惊,后继续道:“今日驻军之地旁有一条河,水约莫膝盖高,兄弟们几日奔波,身上积了垢,今日去河中洗洗,接下来的时日可就几乎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说完后,博雅摆了摆手,示意队伍解散。
将士们解散后前往河边,卸甲脱衣,跳进河里大洗一场。

夜生篝火,唱歌助兴,博雅的目光再一次落在白狼身上。
白狼和今天刚到时一样,身上满是泥沙。
“你没有同大家去河边吗?你可以手语,我看得懂。”
白狼闻言比划到:“腿上有伤,不便沾水。”

何等敷衍的牵强理由!
打仗的会在意这点小伤?这分明就是不想洗澡。先前自己觉得白狼像个姑娘,现在到一点不觉得像了,世上哪有这么不爱干净的姑娘。

“之后可没地儿洗,机会要抓紧。男子汉大丈夫,这点伤算的了什么。”
白狼低头不语,博雅干站着一会,感到有点尴尬,轻咳一声后走开了。

入夜,将士们都渐渐睡下。博雅在床上辗转反侧一阵,还是毫无睡意,便起身出帐,顺带检查检查营中情况。
他又觉得有些口渴,便拿了个木瓢,打算去河边舀一瓢水喝。

他走到离河十几米处时隐约看见一人坐在河边,那人只穿了件单衣,背微弓,低着头将长发浸入河里,用河水清洗着。

一定是那小哑巴,先前被我说了几句,现在偷偷溜出来洗澡了。

那人似乎是洗完了头 ,将头发拧了拧。接着那人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露出雪白的皮肤。
博雅的的脚步顿了一下。自己见过光膀子的男人多了去了,可腰这么细的还是第一次见。
他暗暗骂了自己一声“混账东西”,朝河边走去。

“小哑巴,来洗澡啦?”在离白狼只有几步远的距离时博雅打了个招呼,发现白狼头上多了一对耳朵,便奇怪道:“你头上怎么多了个耳朵…”

白狼闻声迅速抓起身旁的衣服抱住,回头猛瞪了他一眼。
博雅被她瞪得莫名其妙:“以后都是兄弟,光膀子的时候多了去了,挡个什么劲。”说着又往前走了几步,企图想在白狼身边坐下。

“滚。”这是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只有简单的一个字。
博雅被这个字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你会说话?怎么是女声?”

“走开。”这第二句话倒是委婉了些。
“你其实…真的是个姑娘?”

“转过去。”
听人姑娘又多加了一个字后,博雅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无礼,连忙说了好几声“姑娘失礼了”,便红着脸转过身去。

白狼确认他转过去后,迅速将上衣穿好,起身便打算离开。
“头发还没干不能立刻睡下,引起头痛。”博雅将遮住眼睛的手掌的手指分开了些,露出了一条缝。

“…将军可有什么想问我的。”
有,可多了。
博雅的目光冷了下来,开口问道:“你从何来,女扮男装加入我军有何意图,头上的兽耳又是怎么回事。”

“西域狼族,妖族入侵我国,杀害了我的父母,割去了我的尾巴,我奋力逃出来才捡回一条贱命。现我国以为妖族掌控,加入你们,为的就是报这个仇。”
“你装作哑巴的原因是因为会暴露自己的性别,那你是如何隐藏自己的双耳的?”
白狼抬起了拿着头套的左手。

“你让我如何相信你说的这些话?”
“您爱信不信。”
博雅霎时无话,最后他凭着好看的姑娘说什么都是对的的真理,信了她。

“你一个姑娘,为何要来参军受累。”
白狼先给了他一个“我都说了是报仇你还问个什么劲”的眼神,然后才开口道:“凭什么男人可以,我就不行。”
“你可想好了,上战场就要报着必死的决心,到时我可顾不了你。”

白狼微微一笑,后便转身走了。
这笑一下子把源博雅的魂魄勾去了半条。他想要再次叫住她,跟她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挠了挠头,看着她的背影越走越远,最后温柔地消失在他的视线。

————

天还未完全亮,大家都已整装待发,博雅骑在了他的马上,马鞭一挥,带领将士们踏上征程。
路行渐远,他们听见前方不远处传来马蹄和嘶吼声。博雅拿出腰间挂着的酒壶,仰头灌了几大口烈酒后,便上了前去。

“灭了这帮妖畜!将军战无不胜!”
“灭了这帮妖畜!将军战无不胜!”
不知谁又带起了节奏,声音在这无边的土地上随着万丈滚滚黄沙,传向四面八方。

白狼抵御着一次又一次袭来的攻击,敌人温热的血溅在她的脸上。她从未杀过人,不免觉得有些恶心,但她很快又使自己镇静下来,顶着兵器碰撞的声响,给予一次又一次致命的回击。
她想证明给那个之前问她为何来参军的人看,自己可以。
他还在前面,自己大概…还不能死…

乌云盖顶,随着乌云越来越密,天空中传来一声轰鸣,一瞬间大雨倾盆。
博雅击退了妖族的入侵者,大获全胜。这场战争的硝烟与鲜血,在这雨声里,渐渐的被熄灭,被冲刷。

博雅本未痊愈的那些内伤这次又会了个新伙伴,开心得在他体内翻涌,他只觉得嗓子一甜,呕出一口鲜血。
他自嘲地笑笑,用手背抹掉嘴角的血迹,目光在四周搜寻着想要见到的身影。
直到四目相对。
白狼一惊,立刻将头低了下去,转身仓皇逃走,回到帐中检查自己的伤口,之前她强忍剧痛将左臂上中的一箭拔出,留下的伤口现在还在不断渗血。

帘像是被谁轻拉了开,白狼迅速回头。
“刚才为何躲我?”博雅开口问道。
白狼低头不语,手死死地捂住伤口。
博雅感觉不对,眉头微蹙:“手拿开。”
“将军您现在应去整顿军律。”
“我叫你把手拿开。”
白狼倏地站起身,趁博雅未反应过来时跑了出去。还未跑多远,她便觉得眼前一白,脚下踉跄了几步,昏了过去。

白狼在帐中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她试图抬了抬受伤的左臂,疼的她差点出了眼泪,不过伤口像是被包扎过了。
“你就继续逞强吧,不过以后也没机会了,你的姑娘身份已经被发现,按照国法,你将被移出军队。”源博雅温和的声音缓缓传入她的耳朵。

白狼猛地睁大了双眼,狠狠地瞪了他一下。
博雅装作没看见一样,继续说道:“你来自西域,说起来很早之前…就是狼国被妖族占领的前两年,我还去过一次,那时候我在林里救了个迷路将被猛虎吃掉的小姑娘。现在大概与你差不多大吧…”

白狼心里一惊——他居然还记得。
她没有告诉他,他口中的那个小姑娘在遇见他之后便以他为了目标,苦练剑法弓术。在国破家亡后参军,为的是与他并肩作战,也为的是报妖族的血海深仇。

“怎么?”博雅注意到她的脸色。
“无事,多谢将军。”
博雅笑了一下:“明日启程回京,你可好再同兄弟们道个别,与你同伍的现在可是个个都难过极了。”说完他便起身出了帐。

白狼狠掐了自己一把,把自己快溢出眼眶的泪水憋了回去。
她恨透了这个曾经救过她的男人,装出一副关心自己的温柔模样,让自己重新垒起来的防备一瞬间土崩瓦解,结果又如何,不还是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

回京后数月,适逢七月初七,源博雅又接到安倍晴明的指令,外出远征。

这日他到白狼安身的处所,将她了约出来。
“七夕佳节,白狼姑娘不去月老庙穿个针乞个巧?”

白狼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七夕?”
“忘了你们狼族是没有这节的,牛郎织女的传说听过没?这对相好一年只能在这一天见面。每逢七月初七,姑娘都会去月老庙求个姻缘,据说这样会遇见命定之人。当然,我不太希望你去。”

“…为何?”
“没,姑娘想去我也可以带你前去。话说,你的名字就叫做白狼吗,因为毛色是白的…?”博雅瞧了瞧白狼的耳朵,“这名字也太敷衍了,我给你起一个。”

白狼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不过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期待的。

“你女扮男装参军,武艺出众,不如叫铁狼吧。”
白狼:“……”
自己就不应该期待一个难听至极的名字。

“方才开了个玩笑。”博雅哈哈笑道,而后表情认真了些,开口道“你留个‘白’字作姓,名就取作长生吧,长命百岁,幸福安生,正是我愿的你。”
白狼张口想说些什么,内心百感交集,终是一个字没吐出来。

“今日我来也是与你道别,晴明殿下召我,又给了我一个指令。”博雅的语调沉了些。
白狼猛一抬头:“我与你同去。”
“不行。再说,你已被移出军伍了。”
“……”

“我想,此次若我能活着回来,就追你。给你买街上姑娘们穿的绸子,带你看遍这一块疆域,闲了就来烦你,问上你几遍‘愿不愿意’……这么一想,我还要耽误你等上我个把日子,如果姑娘现在能给我一个吻…说什么我也要爬回来。”

白狼没有说话,只是专注地看着他。
博雅轻笑,又开口道:“冒犯了…姑娘若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感到唇角一热,白狼的唇很轻地在他唇上扫过。

“你给我活着回来,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END.

谢谢看完的你们!想看评论!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