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行

唐茕 大家都叫派派
懒 文风善变 想进步
修炼长评技能中

目前MHA 切爆/轰出/出茶
阴阳师 博狼/狗茨
终炽 米优/深红
魔笛 裘龙裘/阿里红

【博狼】一周愿望

☆甜的



————

白狼一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每周一会在许愿卡上写下这周的愿望,再挂在公园里的那棵许愿树上。虽然那些愿望一次都没有实现过,但是她仍相信自己总会有幸运的那一天。
在她这周许下『希望周三时,家附近面包店的咖喱面包不会卖光』的愿望后,周三便满怀期待地赶去了面包店。
很不幸这个愿望仍未实现,装咖喱面包的篮子空空如也。

“神明大人这周还是没有显灵啊。”她看着空篮子,失望地叹了口气。
“什么显灵?”
白狼吓了一跳,转头发现自己的邻居源博雅正疑惑地看着她。
“没什么!”
“你是想要咖喱面包吧,你饿不饿?”博雅从手中的塑料袋里拿出了一个咖喱面包,“你要是不饿我就先吃了,要是饿…我就回家再吃。”
白狼刚想蹦出的不饿二字立刻给这话硬噎了回去:“…您自便。”

由于咖喱面包的怨念,下个周一,白狼在许愿卡上写下了跟上周一样的愿望,并顺带加上了一句——不要遇见买到了就炫耀的讨厌鬼。

周一一早她便匆匆出了门,在打算拐弯往去公园的方向走时,撞上了和她一样刚出家门的源博雅。
“今天怎么不去车站?”博雅停下脚步。
白狼赶忙把许愿卡藏到身后:“有点事,谢谢关心。”说完便快速跑走了。

她今天有点奇怪。

在她周三匆匆赶到面包店的时候,博雅正拿起篮子里的最后一个咖喱面包,向老板付了款。
白狼此刻的心情复杂到无法用语言形容。

“哟”博雅转头打了个招呼,“给你的。”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一个装着咖喱面包的塑料袋已经勾在了她的手指上。
“讨厌鬼送你的面包,收下吧。”博雅拍了拍她的肩膀,便调头走了。

白狼一下子涨红了脸:他怎么知道我愿望上说的讨厌鬼是他,不对,他怎么知道我的愿望?

————

“那么多张许愿卡,他肯定是看不到我的愿望的,而且也没有人会无聊到把许愿树上的每个愿望都看过去。”这几天她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着,“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神明真的显灵了。”

白狼显然对这个想法深信不疑,犹豫一番后,她顶着发烫的脸在愿望卡上写下『和博雅大人一起练习弓术』。
在下个周一,她站在许愿树前盯着这张愿望卡看了许久,最后把它放在胸口,深吸了一口气后踮起脚将它挂上了树枝。

不可能会实现的吧,平时练习时要是能被他撞见一次就已经很好了,一起练习这种话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如果神明大人眷顾我呢?她想得出神。

“我发现你每周一都不会去车站。”
熟悉的声音将白狼从神游打回了清醒状态,刚挂上那种愿望的她脚下不住一个踉跄。
“这么慌张做什么,像我要吃了你似的。”博雅挠了挠头。
“每周一都有事情要去做,所以不会直接去车站。”白狼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心中祈祷他别继续问下去。
博雅倒也识趣,点了点头。
“那我先去车站了,回见。”

为什么每次许愿都会碰见他!

————

虽然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多少白狼的内心还是有点期待的。
可是这次,神明也如往常一样,无视她的愿望。

白狼躺在沙发上,“之后不去许愿好了,那个咖喱面包大概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
除夕将至,大街小巷张灯结彩,那家面包店的老板暂时关了店,在门口贴上“春节放假”的告示。 转眼之间,下一个许愿的日子即将到来,她上周的愿望仍然无果。

白狼起身去洗拖把,准备给家里大扫除一番,除去去年的非气。
“咚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
她赶忙停下手中拖地的动作,匆匆跑去开了门。

只见她的邻居正背着弓站在她门口,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问:“一起练习吗?”
白狼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恍惚之间说了句胡话:“可是除夕快到了呀,大家也在忙着过年。”
话音刚落,她发现自己刚刚的这句话充满了拒绝的意思,而且理由还特别牵强,这样想着她不禁想朝自己射上一箭。

博雅一笑:“现在大家都觉得准备过年是正事,可在我看来跟邻居练习弓术才是正事,这样比较一下,我倒觉得我更风雅些。”
没等白狼回答,他就伸手环住了她的身躯,将她搂进怀里。
“你不考虑下吗?”




白狼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有一个和她在某个周一相遇的人在相遇之后偷偷跟踪着她,并且几乎看遍了许愿树上所有的愿望。

end.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