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行

唐茕 大家都叫派派
懒 文风善变 想进步
修炼长评技能中

目前MHA 切爆/轰出/出茶
阴阳师 博狼/狗茨
终炽 米优/深红
魔笛 裘龙裘/阿里红

【水陆松】隔壁搬来的家伙有点烦人


*甜的嘿嘿嘿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好喜欢水陆啊    都是好温柔好温柔好温柔的人     老夫老妻一样然后不经意的暖(?)啊我好喜欢水陆_(:з」∠)_

*就问你们吃不吃!!吃!!不!!吃!!

————

夜深,月挂梢头,淡淡月光如薄纱一般轻透窗户,构成一副四周被朦胧美感笼罩着的画面。
松野轻松正沉醉在有女神的梦境中,独享这份美妙的安宁。


“哐当!”
“哐叽!”
“空咚!”


安宁被一阵噪音残忍地打破,轻松愤怒地爬起,用力揉了揉惺忪睡眼,下床踩上拖鞋,转开房门把手,向家门走去。


“对对,就在这。”
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和几个人搬东西的动静。
“沙发放这,书架子放书房那!”
接着又是震耳欲聋的哐当两声。

轻松忍无可忍,一把推开家门。
他看见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正使唤着搬家公司小弟搬着家具,男人眉目英挺,之间带着几分傲气。

家具普遍高贵奢华,红木长椅,水晶吊灯,真皮沙发…衬得这座公寓楼破烂不堪。



轻松转头看了看客厅的时钟:“现在是凌晨一点,你在干什么?”
“我在搬家”男人将他的左手抬起,露出袖子下的镶钻手表,“还有现在是十二点五十八分,还没有到一点哦。”
轻松被这无形的炫富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言以对,只好重重地关上门以示他的愤怒。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震慑力,关门之后,又响起了哐当哐当的声音。



两个小时后,楼下响起搬家公司的车远去的声音,四周终于渐渐静了起来。
可此时的松野轻松睡意全无,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咚咚咚”
有人敲门。
他不得不起身,再次踏上拖鞋去开门。
是那张讨厌的脸。

“你好,我叫松野空松,今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多多关照。刚刚的打扰真是十分抱歉。”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给轻松递了一张烫金名片。

门被轻松残忍地关上。

————

轻松看着镜子中带着重重黑眼圈的自己,打着呵欠系领带。将两片面包和一盒牛奶放入公文包后,出门上班。



虽是冬日清晨,阳光却暖得刚好,对门上挂着的金门牌在阳光的反射下格外耀眼。
轻松蹙了蹙眉。
对面的房门被轻轻推开,光反射进了轻松的眼睛,他迅速闭眼,用手揉搓那只被闪瞎的眼。

“oh,man.用脏手揉眼睛可不是对的行为。”
轻松愣了一下,关门后便飞速下楼,拿出车钥匙开了锁,踏上自行车走了。



绝对不要和这个人有任何交流。



他正在奋力踏车时,空松的豪车在他眼前一晃而过,从车窗内飞出的字条打在轻松脸上。
他一把拽下,上面用钢笔写着一行有力道字——


“平安夜快乐,亲爱的neighbor.”


他将纸狠狠揉成一团,丢在路上。
突然他的速度慢了一些,回忆起刚刚纸条的内容,才注意到今天是平安夜。


他最讨厌的日子就是平安夜。
每年的这时候他都会去市中心广场上那颗最大的圣诞树上许愿,每一年的愿望也是千篇一律:可以找到女朋友。
当然,圣诞老人没有一次将幸运带给这条可怜的单身狗,乐观的轻松也总把原因推卸到没有摘到圣诞树顶端最大的一颗星星上。

公司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留单身狗加班,而其他的可以提前下班去享受这个甜蜜的平安夜。公司的老总很满意自己的这项要求,说是很人性化,可以帮助员工早一点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然而轻松恨透了,每一年同事们都会将一大叠的材料送到手上,并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膀。




当晚,轻松疲惫不堪的身躯推着自行车挪着小步回到小区,月亮已经悄悄爬上了枝头。
到了年末,天也愈来愈发地寒冷,风像尖利的刀片一样刮过他的脸颊。

轻松呵了呵冻僵的手,拿出钥匙开了门,一阵冷风灌进屋里,他不禁打了个喷嚏。


今年他忘记许愿了。

在他到家想躺下休息一会时,隔壁响起了巨大的音响声。

"jingle bell   jingle  bell…"

他不得不再一次敲他家的门。

“What's  up?”男人开了门,穿着v字领浴袍,身上带着淡淡薄荷叶的味道。

“声音可以小一点吗。”

“什么?你说你要和我一起吃火鸡?可以啊my neighbor.”他撩了撩头发。

“我叫你声音小一点!”轻松火了,他甚至想飞快冲到医院耳科替他的邻居挂号。

“你说你想许愿?”

轻松已经不想说话,朝空松淡淡地微笑了一下,回了家。

“jingle bell  jingle bell…”



就不能让我好好休息吗,我已经很累了啊…


他痛苦地捂住了耳朵,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他突然间很想哭,反复地问自己因为什么而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很快也可能很久,轻松不记得了,不过音乐声总算是停了。

他起身洗漱,换好了睡衣上了床。
窗外下雪了,每年的平安夜都会下雪。

他看着雪温柔地笑了,洁白的雪花一点点儿浸泡了他干涸的心田。
不管怎么样,生活还在继续。

晚安。
他关了灯。



————

“咚咚咚!”
有人敲门。
轻松的睡眠一直都很浅,有一点儿噪音就会被吵醒,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钟,时针准准地指向十二点。
“咚咚咚!”
他揉了揉眼睛下床,搓着手走去开了门。



一位高大的圣诞老人站在他的身前,捎来人间的风雪味儿,红色的衣服和帽子上粘着白色的雪花,脸上带着浅浅擦伤。



“Merry Christmas!吾乃帅气迷人的圣诞老人松野空松,前来给你送上一份超级大礼。”

“砰!”轻松又一次无情地把门合上。
神经病。

“咚咚咚!”敲门声又响起了。
轻松转身没好气地开了门。

他看见空松从背着的布袋子里拿出了一颗很大的星星,轻松认出它是市中心广场上那颗圣诞树上的。

“你说你要许愿,我就去摘了。”空松挠了挠头,“所以不要生气啦…my dear neighbor.”


所以脸上的伤是这样来的?
明明是颗泡沫做的假星星,却仿佛放出了最耀眼最绚丽夺目的光芒。


“圣诞节快乐。”他绽放了一个幸福的笑容,或许是惊讶,或许又参杂着其他。

新的一年快来了,他们的故事,也才刚刚开始。




轻松不知道的是,每年的平安夜总有一个人坐在市中心广场旁的咖啡店内,笑着看他许了一个又一个愿望。





end.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继续傻笑
想看评论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