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行

唐茕 大家都叫派派
懒 文风善变 想进步
修炼长评技能中

目前MHA 切爆/轰出/出茶
阴阳师 博狼/狗茨
终炽 米优/深红
魔笛 裘龙裘/阿里红

【速度松】怎么又是松野空松粉丝

*甜的哈哈哈哈哈
*去他的文笔 去他的ooc 我写着开心【欠揍

————

我,松野小松,成绩好家里有钱又天生长着一张好脸蛋,所有人都嫉妒我,无数女性上至六十大妈下至六岁萝莉无不为我倾倒。
我爸因为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太过突兀,将我转学到了市里的一所普通高中。
观察平民的生活也许挺有趣的。
下飞机时,我和管家被一堆少女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少女们的尖叫声充斥着我的耳膜,我从她们的眼里看到了欣喜若狂。

我充满不不屑地冷着眼睛看了她们一眼,然后转头问管家 :“管家,你透露了我们的行踪吗?”

“不是的,少爷。”

“那为什么我一下车这些女的就围着我叫好帅?”我不解,即使我知道我人气高,不过她们也不至于这样吧。

“我想是您误会了。”管家说完便做了个向后看的手势。

我顺着他的手看去,只见一个带着墨镜颜值秒杀自己的男子被保镖和经纪人护着,下了飞机。
刚刚那些少女门一下子蜂拥而上,围得机场水泄不通。

“啊啊啊啊啊kara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kara看我!!好帅好帅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我要炸了啊啊啊啊!!”
少女们的尖叫一下子如挖通地下水后的水一样喷涌而出。

我感觉自己的头顶有一道天雷轰过,于是愤怒地攥紧衣角。
“他是谁?”
“回少爷,是最近当红偶像歌手松野空松,粉丝喜欢叫他kara。”
“立刻去每个店面把他的专辑和把他的周边全部买来,能烧的烧不能烧的砸。”我咬牙切齿。
“好的,少爷。”

松野空松,别让我再看到关于你的任何消息。

————

到了新班级,自我随便介绍后便被老师安排在了一个叫松野轻松的人旁边,我仔细打量了一会,觉得他长的还算可以。
不过跟我比起来还是差的有点远。

我看到他校服外套里的T恤上写着四个大写字母:KARA,然后扫视班级一周发现许多女生衣服上也写着。

“喂,这是什么?”我开口跟我的同桌说话,指了指那四个字母。

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随后缓缓开口:“kara,我们卡拉马子对空松的昵称。”
我清楚地看见讲到空松的时候他眼睛里有什么跳动了一下。

“又他妈的是松野空松!”我从座位上跳起来,“你不会也喜欢他吧!”

“男饭怎么了!别歧视男饭啊!”他的语气突然变得生硬,也跟着我从座位上跳起来。

“哈??!!”

“如果你是情敌的话,我是不会把kara让给你的!”他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对我大喊。

“我情你个智障!”我不甘示弱,也用手指着他的鼻子。

他不再理我,一整个上午他都没有理我,可能是因为我变相鄙视了他的爱豆。我发现他不仅T恤上有空松,书包上,笔袋上,帽子上甚至短裤都有。
松野空松也是够历害的,全世界都他妈的是他粉丝,这个世界我还能生存?

下午上学,他拿着一大张海报进了班向女生炫耀,我隐隐约约听到什么空松亲笔签名,心里泛起一阵酸泡。
这个班可爱的妹子不少,可是没有一个注意我。
难道我还不够帅?难道我的转学方式不够酷?

他走到我面前,带着笑容的脸立刻沉了下来,叫我让开。

我挺想跟人处好关系,看着这冷脸怪难受,于是突然笑着对他说:“手里什么东西啊,借我看看。”

他的眼神瞬间警惕起来,将那海报举得高高地:“不关你事。”

长这么大,没人敢拒绝我,无论男女。他今天居然这样对我,我不开心了,便伸手去够。
他一个没抓稳,海报掉到了地上,我一个没留神,脚便踩了上去。

时间静止了。

“哇————”他爆发出了巨大的哭声,豆大的泪珠从他眼里一颗一颗蹦出来,然后他冲出了教室。

我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又觉得不妥,于是抄了一包纸巾,跟着他跑。
跑啊跑啊,看到他往上一直爬楼梯。
这家伙不会是要跳楼自杀吧?
别啊,老子不就是踩脏了他的海报嘛?

他转开天台门把手,大踏步进了里,我想都没想就往上赶,看到他在往栏杆那走,手还不停地抹着眼泪。

我一个箭步上前,猛地抱住他的腰,像电视剧里的女主挽留男主一样的姿势。
他停了一下,而后用力掰开我的手。

“不要想不开啊!大不了哥陪你一张。”说完我倏地想起自己之前叫管家对周边跟英法联军对圆明园一样的吩咐,便开始祈祷管家做事慢一点。

“那是限量版啊呜呜呜,我,我排了一中午的队,才,才买到的…”他的哭的一抽一抽,说话不自觉结巴起来。

我不知如何是好,拿起刚刚带来的一大包纸巾,温柔地递给他:“擦擦吧。”之后瞬间感觉自己的男友力爆表,虽然用错了地方。

他擦啊擦啊,边擦还边跟我讲故事,从他第一次听到空松的歌,第一次开始追星,第一次进饭圈,第一次接机,第一次应援…无数个关于松野空松的第一次。
他越讲越动情,眼泪流的就越历害,纸用的就越多。激动时咳嗽了我还要不停地拍他的背。

故事讲完了,他终于不哭了。

“追星真累,你不如喜欢我吧,我多好啊,又近,长得又帅。”我突然把手背在脑袋后,调戏他一句。
他顿时红了脸:“神,神经病!”
然后匆匆跑开,离开天台。

我看着他的背影,越发越觉得他有趣,然后慢悠悠地回了教室。

“真的,你还是喜欢我比较好,追什么松野空松啊,那人那么多妹子围着,那天轮的到你。”一回到教室我就翘起二郎腿,对他说。

他握笔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我:“是啊,我知道他永远不会注意到我的,因为他那么遥远,那么闪耀,他有那么多粉丝,可我只是那么渺小的一个。”

我的胃被这恶心到不行的话搅动了一下。

“但是你跟他差的远了。”他说完这句又转过头去写作业。

我又不开心了,长这么大,没有人敢拒绝我第二次,我生气了,我决定当松野空松的黑粉。
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黑松野空松吧,没想到还有几千人与我为伍,我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然后我翻了翻帖子便开始绝望的不行:

1.空松sama签售会不看我,好讨厌哦我要脱饭了
2.kara居然这么没有偶像包袱,讨厌我要脱饭了啦
我拿纸巾擦了擦呕吐物,然后猛敲键盘,大发特发帖子,什么松野空松绯闻女友松野空松出入酒吧松野空松整容…能发的负面消息我全发了个遍。

可是后来我发现这除了被一大堆脑残粉狂喷举报以外,并没有什么用,空松还是那么火,轻松还是跟以前一样每天关注松野空松的行程,关注走在前线的粉丝更的图,看着松野空松微博发笑。

于是我下了一个大决心——我要让他像追空松那样追我,像喜欢空松那样喜欢我。
我悄悄把他钱包里空松的卡贴换成我的大头贴,把他的海报换成我的艺术照,把他的书皮里都塞满我的写真。
他吃饭,我就抱着他。
他看书,我就抱着他。
他写作业,我就抱着他。

他忍气吞声,忍无可忍,朝我大吼:“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我不是说过了嘛,要你喜欢我。”

“神经病啊!”他满脸通红,转过身不再理我。

有趣,太有趣了,此时此刻我的心情灿烂如花。

————

我把我能用的方法全部用尽了,我还是没能获得一点儿的回报。我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没信心过,我第一次觉得钱,颜值,都没那么重要了。

管家今早跟我讲我生日的计划,我才忽的想起自己的生日快到了,我的私人party有可能就是我最后一个机会。

我在到学校的时候碰了碰轻松的胳膊肘子:“大后天哥生日,来吗?就我和你”
说出口后我觉得有些不妥,便暗自懊悔,毕竟我最近对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要经过我大脑的慎重考虑。

“不来。”他答得很淡,就像我们刚认识一样淡。

这样的生日还不如不过,放学是我踢着石子,走到拐角然后我瞧见几个高年级学姐把轻松堵在墙角,手里拿着砖头:“小学弟乖一点,把kara的限量珍藏版专辑给我。”

沃日怎么又是松野空松粉丝。

轻松特怂地抱着书包,摇着头。

我想这是个伸张正义的好机会啊,于是我走向前一把拉过他的手,没拉过第一次拉还有点小紧张。
然后我就拉着他跑,学姐的砖头飞过来,我立马抱住轻松,之后就感觉脑后一痛,便倒了下去。
学姐吓得跑了,轻松吓得抱紧了我。

“我被打中了,要轻松去我生日才会好。”
我看到他含着泪:“不去,你好了再去。”

我都要死了还不让我在牡丹花下,这人也是吝啬得不行。
不过最终我也只是一点皮外伤,那三个学姐被我爸派的保镖狠狠地抽了几巴掌,哭的比孟姜女还惨。

我生日到了。
下午我在被我包场的游乐园里等啊等啊,啥人都没有。我吃吃爆米花喝喝可乐解闷已经过了几分钟,他不会真不来了吧?
这人一向很有原则性啊。

我瞎逛逛到公告栏前看见一张大海报,松野空松的,说演唱会在今天晚上。
得,真不来了。
我狠狠地吸了一口可乐,这一口带着悲伤的苦涩。

“小松同学!”
我听到这声音便迅速回头。
“你不是去演唱会了吗?”
“可是你邀请我了啊。”

我的内心一阵萌动,那什么忧愁寂寞悲伤烦恼一下子全没了。
我左顾右盼了一下,从旁边花丛里顺手拔了一根狗尾巴草举着,然后跟求婚一样单膝下跪。

“你愿意喜欢我吗?”我问的比平时多了十个,一百个认真。
他蹲下身亲了亲我的脸:“愿意”

我防不胜防,脸突然烫的难受。他放弃演唱会来找我,说明我现在的地位比那个垃圾偶像高,或许他已经被我迷倒,成功脱饭。
我的内心雀跃无比。

他看了一眼手表,惊呼一声后跳起来打破了这美好的气氛,撒腿就跑还不忘朝我大喊:
“kara演唱会要迟到了!我走了!”

你他妈怎么还是他粉丝啊!!!
我辛酸地抹了一把泪。


end.

评论(1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