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行

唐茕 大家都叫派派
懒 文风善变 想进步
修炼长评技能中

目前MHA 切爆/轰出/出茶
阴阳师 博狼/狗茨
终炽 米优/深红
魔笛 裘龙裘/阿里红

【数字松】寿司与企鹅

-甜的

阳春三月,市公园鲜花盛开,弥漫淡淡清香。鸟雀在枝头欢快地和鸣,湖水旁的垂杨柳宛如一位端庄的姑娘,静在那儿。

“噗通!”
湖水的平静被打破,湖周围的人聚集的越来越多——一位小孩失足跌落湖中。
好一会儿,孩子被救了上来送往医院。

“很抱歉,孩子由于长时间缺氧,可能导致以后的智力发育…”医生推了推眼镜,叹了口气。

————

十四松被一群孩子围在中间,用一个个小石头丢,小土块砸。可他仍保持着一张傻憨的脸,用长长的袖子蹭着地板。

“你们看这个傻子,打他都不痛的。”
其中一个小男孩往十四松的脑袋上重重地捶了一拳。
孩子们爆发出无比愉悦的笑声,十四松即使痛的龇牙咧嘴,却还是一点儿也不生气。

一松默默地靠在一块大岩石背面,目睹了这一切。没有加入,没有阻抗。
对于一切与自身利益无关的事,他一般不愿意去参与。
而且这些人本身就与他毫无关系。


他再一次见到十四松时才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错了一半。

那天他醒于福利院老师用力的推搡,老师眼神发亮:“一松,有一对跟你同姓的松野夫妇要领养你。你这个过5岁的年纪,性格又孤僻,难得有人领养!你快点,手续我会帮你办好,别等会人家反悔了!”

一松感到一阵无语,怎么说自己也和老师相处了四年之久,得知自己即将离开后居然那么兴奋。
不过他更在意的,是领养他的人。

实话说他是有点惊讶的,福利院老师说得没错,自己这个过5岁的年纪,不爱与人交流,本应该孤独终老的命运居然意外地开始转折,谁都不敢相信。

他挪着步子,低着头走到松野夫妇面前,就像一只怕生的猫咪,不敢直视他们的双眼。

老师笑脸相迎,将他们送出了福利院。

和善的夫人先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气氛:“一松啊,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孩子。”

他没有说话,仍低着头,默默走着。

“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叫十四松。可能他的行为有些问题,作为哥哥要照顾好他哦。”

“…”

黄昏,他缓缓抬头朝西边望去,看到夕阳如火一般娇艳,余晖让波动的湖水闪着金色。
他只想静静走下去,日出到日落,走到两鬓斑白,走到与世长眠。

————

小巧的钥匙刚插入锁眼,还来不及转动,门就开了。
屋里的人挥着长出一大截的袖子:“欢迎回来!”

一松愣了一瞬,那张脸实在是过于熟悉。
他会记得当时那个躲在石头后目睹自己被欺负的全过程的混蛋吗?

母亲摸了摸他的头,并蹲下,告诉他自己家里来了一个哥哥。和我们一个姓,和你的名字很像。
十四松一直点头,母亲的话音刚落,他就拖着长袖子走到一松面前,
憨笑着鞠了一躬。

“哥哥好!我叫十四松!多多关照!”他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朗诵一般,分贝有点儿大。

看来他根本不记得自己,一松长舒了一口气,淡淡地笑笑。不显得狂热,也没有过分冷漠。
这家人很好,好到他觉得自己活在梦境中,好到他觉得周围都如幻象一般虚假。

他被十四松扯着进了房间,看见一屋子跟棒球有关的东西:床上散乱的棒球服,地上滚落的棒球棍,箱子里装满的棒球…
他转头看他,他正捡起一根棒球棍乱挥着,眼里是一份快要溢出的炽热。

自己以后就要过着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生活,面对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哥哥!去吃饭吧!”
一松轻轻点点头。

饭菜的香味一股脑儿钻入鼻间,诱人非常。可一松一点食欲都没有,他清楚,自己没有味觉。
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是父母车祸离世的那一天,大概是幸福感被彻底扼杀的那一天,他开始尝不到一切东西的味道了。
他一度疯狂地往嘴里塞食物,也没有一点儿味道。甚至他将辣椒酱芥末酱醋和酱油一齐往嘴里灌,也刺激不了他的味蕾,有的只是辣椒和芥末的辛辣,烧得喉咙直疼。
这大概也是造就孤僻性格的原因之一吧。

“一松,吃一点,妈妈的手艺很好的。”父亲说。
一松对直接将称呼改成妈妈的看法稍稍有点不适,右手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口炒鸡蛋,小心翼翼放入嘴中。
果然,他还是尝不到一点味道。

“好吃。”他说出了已经说过无数次的最假的话。

父母相视而笑。

“哥哥…好假!”十四松突然敲了敲碗。
一松心里一颤,很快又平静下来。他不相信自己的心思会被一个问题小孩看穿。
“十四松乖乖吃饭,瞎说什么!”母亲忙说,尴尬地朝一松笑笑。

————

跟十四松有关,一松开始渐渐适应这个家庭,除了照顾十四松的衣食起居,他还会帮忙做点家务。

连他都发现自己变了。

“哥哥,我想去外面逛逛!”十四松又跑到他的身边,扯着他的袖子。
一松犹豫了一会,因为带他出门,十有八九会出事。

然而他还是温柔地牵起了他的手。

迎着街上路人不断投来的目光和小孩子嘲笑的眼神,一松平静地牵着走路歪歪扭扭,脸上戴着傻笑的十四松的手走着。
突然手被十四松挣脱,他一拐一拐地跑到一家寿司店门口,兴奋地敲了敲玻璃窗,将脸贴在玻璃上,指着最中间那一款寿司,对一松说:“哥哥,这个看起来好好吃!”

一松清楚地看见橱窗上十四松淌下的口水,和店里老板厌恶的神情,赶忙把十四松从橱窗上扒下来,仔细地盯着那一盒寿司。
最外裹着一层厚厚的鱼子酱,里面包着说不出名的料,应该是很贵的东西吧。

“买不买,不买就滚,穷酸的家伙别把我的客人们赶走了!”店老板气冲冲地走到门口,朝他们喊。
一松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将十四松牵走。十四松想转身向老板挥手告别时,被一松立刻阻止。

“十四松,你要感受哪些人对你好,哪些人对你坏。对你好的你要感谢,对你坏的你就不要理他,就像刚刚那个人。”这大概是自己说过的最长的一段话。

十四松偏着脑袋,而后柔软的唇瓣在一松的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
“十四松的感谢!”他甩了甩袖子。
一松的脸迅速发烫,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孩子,一点都不傻。

他往口袋里掏了掏,将几个剩余的钢蹦儿如宝贝一般握在手心,将它们换成了一片海苔,一根黄瓜和细如食指的火腿。

“我给你做。”他晃了晃手中的材料。

————

他将准备好的材料摆好了放在桌上,将米饭铺在海苔上,放上切好的黄瓜和火腿,挤上一点儿沙拉酱,有模有样地学着寿司师傅卷起来。
十四松一直盯着他,活像一只饿犬。

最后他用刀将一整条切成了一卷一卷,递到十四松面前。

“吃吧。”
十四松拿起一个,将卷还原成了一长条,卷进里面的火腿和黄瓜掉到了地上。
一松无奈扶了扶额,用手轻轻捏起一卷,递到十四松面前:“说,啊——”

“啊——呜”十四松乖乖地讲整个寿司吞进嘴里,唇上的一点儿唾液沾在了一松的指尖。
“好吃!”他夸张地嚼着,咋吧咋把着嘴。
一松浅笑,又拿起一个放进十四松嘴里。其实自己也想尝尝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味道,可是寿司给他的,还是如同嚼蜡一般的无味。

他听说企鹅的味觉很不敏感,近乎于无。它们每天在冰冷的水里寻找鱼类,然后将鲜美的鱼肉吞进肚子。不带咀嚼,不带品味。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只企鹅,站在一片浮冰上。

“一松哥哥在发呆哦!”
十四松的话将他拉回现实。

十四松学着刚刚一松的样子,捏起一个寿司,凑到一松嘴前。
“啊——”

“好吃。”即使他尝不出一点滋味,也要将最好的评价给他,给自己。

十四松就像一缕温暖潋滟的阳光,渐渐融化了企鹅踩在脚底的浮冰。

他没有看见,十四松悄悄用餐巾纸包起了一个寿司,藏进了口袋。

————

一松始终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味觉失灵的事,仍旧保守着这个秘密,夸赞松野夫人的饭菜可口,说十四松的黑暗料理美味。即使那黑暗料理让他整整一日待在卫生间里。

他恨自己尝不到味道,他用了许多的方法仍然找不回来。自己是因为什么丢失的东西,再怎么做也挽回不可。

待在房间里的他突然听见有刀掉在地上的声音。
一松赶忙出了房间,看到十四松流血的手指。他将他抱起,打开水龙头对伤口冲洗了一番,然后贴了一个创可贴。
他发现桌子上摆着一块一块米饭,饭粒掉的到处都是,米饭里包着长短不一的胡萝卜和黄瓜。
诧异之间,泪眼朦胧。

“十四松…不会做寿司呢。”
“笨蛋!”一松朝他喊,“被划了一道口子,还不够疼吗!”

十四松还是憨憨地笑着,仿佛没听见一松的声音似的,右手捏起一个不能叫做寿司的东西。
“一松哥哥,啊——”

他听话地张开嘴,将它塞进自己的嘴里。奇怪的是,他这一次尝到了味道,过多的沙拉酱的甜腻和黄瓜的清甜味。

“其实十四松都知道的,一松哥哥尝不到味道吧。”
一松惊讶地抬头看他。
“所以才会夸妈妈放了很多盐的炒鸡蛋好吃,说我学妈妈做得菜好吃。”

一松用力摇摇头:“不是的,这一次我尝到了味道,真的很好吃。”

十四松绽放了一个与以往不同的笑容,这份笑容戴着纯纯的幸福愉悦,不参杂一丝一毫的傻与憨。
于是他搂住了一松的脖子。

“最喜欢…一松哥哥了”

企鹅的浮冰彻底被融化,那缕神奇的阳光缠绕着他,将它送进了一片暖洋。它不适应南极的冰雪突然的转变,可它流泪了,因为离群的企鹅第一次感到了幸福。

或许他是飞鸟,待到春暖花开时,便往南飞去。而他是一面明镜,告诉企鹅,其实你是一只飞鸟。



end.

-感谢看完的你们
-又是我的闲扯时间了  (清嗓)
写数字的时候我是崩溃的  感觉每一处我都在过分的ooc…【说的你其他就不ooc一样】  如果这给你带来了一些困扰的话那么非常抱歉qvq

写完还是想说很多话的  文中的jyushi真的被我设定成了问题儿童我先像jyushi割肉道歉qwq  

自己周围就真的存在这样的人,她和基友一个班,一次上学和基友走在一起时如果看见她,基友一定会将我拉的远远的叫我不要靠近。   然后我渐渐发现他们班的同学甚至是年段里的同学见到她都会躲得远远的,并且投以厌恶的目光。
不仅是同学,甚至许多老师也会如此。这样冷漠的人情令我觉得可悲。我曾经在一人独自行走时看到了她,并且尝试与她说了说话,虽然她的语速有点儿慢。
出校门时我看到了接她的父母,他们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对她说话。我看到了最纯真最美丽的笑容出现在了她的脸上。
每个人都有被爱的权利,请你不要隐藏这一份义务。
所以就有了这一篇文章,原谅我的文笔不太好。
【然后发现我又扯了这么多

-想看评论  想看想看⁄(⁄ ⁄•⁄ω⁄•⁄ ⁄)⁄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