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行

唐茕 大家都叫派派
懒 文风善变 想进步
修炼长评技能中

目前MHA 切爆/轰出/出茶
阴阳师 博狼/狗茨
终炽 米优/深红
魔笛 裘龙裘/阿里红

【速度松】总有人愿成为光

*甜的
*非亲兄弟设定

————

松野轻松第一次来到松野小松座位前时,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扎着辫子,发上别着几个花哨的发卡,右手死死抓着左手腕,低着头默默坐下。

这便是松野小松最近烦恼不已的一件事,班主任将一个不折不扣的娘炮调到了他的座位前,将他的好哥们豆丁太调到了别处去。

于是他故意将桌子往前推了推,把脚架在桌子上。使轻松的活动空间缩小了一倍。然后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也丝毫不为自己这个不文明的坐姿难堪,自己坐在最后一排,注意到的人很少。

轻松只是低着头,默不作声。
学会宽容,懂得忍耐,不要反抗。这是他在入学前就不断对自己说的话。

“喂,你挡到我了。”
松野小松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他识趣一般,往右边挪了挪位子。

虽然娘,不过还挺乖的嘛。
即使做了两年高中同学,但他从没有这么近的观察过轻松。不过,他对轻松也丝毫没有想要更加靠近了解的意愿。
留着长头发,戴着各式各样的发卡,遭到所有人包括自己的排挤。这便是他所知道的松野轻松。


“哥们我真是心疼你。”下课后豆丁太拍了拍他的肩膀,“和这娘们坐一起,你可别近墨者黑啊。”
“去你的,也不知道那班主任脑子进了多少水。”小松打了一下豆丁太的脑袋。

他总喜欢欺负轻松,因为他太好欺负了。把水泼在他头上他不会反抗,只是默默地用纸巾擦拭;把粉笔头放进他的水壶他也毫不生气,只是去洗手池那儿把水壶洗干净;他有时还会和豆丁太等人合起伙将他拦住,嘲笑似地问他发卡哪买的,换来的只是轻松一个毫无恐吓力的瞪眼。

他对自己做得一切不抱一点儿歉意,自己看他不顺眼啊,不顺眼的人为什么要抱歉呢。

————

午休时分,豆丁太像风一般冲出教室奔向食堂,小松则跟往常一样,拿着一个三明治和不良杂志上了顶楼天台。
差生的学校生活就是如此随性。

在他快靠近天台门时,隐约听见有人唱歌。声音婉转动听,像初春的燕子,午夜的黄莺。

“谁他妈大中午唱歌。”他转开门把手,看见轻松在天台上,闭着双眼,嘴巴圈成一个又一个优美的曲线,吟唱着歌谣。

他抛开了一切,忘我地唱着。阳光似瀑布一般倾泻下来,柔和地洒在少年精致的脸上,发丝被风吹起,他的身影与周围景象交织成为最美丽的一个画面。
这个画面像一支无形的利箭刺穿小松的胸膛。血液间淌着灼热的温度。

他迅速关上门,下了楼梯跑回班上。
他无法想象平时不与人交流,遭到众人漠视的轻松,也可以露出那样美好愉悦的表情。
他注意到自己周围的其他同学看自己的眼神儿,才发现他们带着的也是一副恐惧的眼神。
这时他才发现,原来成绩差纪律糟糕的自己,也在无形之中被人厌恶。

那么自己讨厌轻松的理由又从何而来,因为他娘?这好像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自己不过也是随波逐流的众人中的一员罢了。

原来我一直都在做差劲的事儿啊。

他发现轻松除了打扮怪异了点儿,其余和常人完全无异。他上课会认真的做笔记,考试也能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他的文章富有思想,单看这干净的字迹绝对想象不出是这样的一个人举着笔写下的。

翻杂志时他看见一句话:
“每个人都值得尊重。”

这小小的八字却像八颗巨石一样砸中了他。每个人都值得尊重,他也一样,轻松也一样。

在他盯着这句话发呆良久时,豆丁太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装什么文艺,今晚我和几个兄弟打算把那娘们揍一顿,记得加入,老地方。”

小松愣了一下,会意般地笑笑。

这老地方说的就是校园的后山,平时除了保安很少人在那出入,于是它就变成了不良少年们的乐土。
小松放学后看见轻松和豆丁太他们出了教室,便在教室里坐了一会儿,良久才出去。

到后山他看见豆丁太他们几个将轻松围在墙角踢着,轻松一直用手抱住头,眼睛死闭。

“哟,来了啊。”豆丁太对他说。
小松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举起拳头,狠狠地砸在豆丁太脸上:

“是啊,来帮他。”

“你他妈帮这娘们!”豆丁太立马回了一拳。
痛得出奇,他用手背蹭了蹭嘴,轻佻地笑笑。
这一笑让豆丁太极为不爽,和后面几个男生上前,对着小松开始拳打脚踢。小松有序地回应着,时不时护着轻松。
他忘记了有多疼,只知道帮他挡着。

“小松同学!”
他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真的,一点儿都不娘。反而温和好听。

“你快跑啊!你傻啊!真以为自己是少女漫废柴女主啊!”小松朝他喊。

“哥们你疯了吗!为这个人跟我们打架。”豆丁太看见小松脸上,身上的伤,交情让他无法再继续下手。

“我觉得他没做什么事儿。”
“行,你护着他。我去走我的独木桥。”豆丁太转身带着几个男生走了。

他靠着墙坐下,这儿已经没了轻松的身影。他突然觉得自己十分可笑,自己居然对一个这样的人和兄弟干架,那娘炮也是听话的可以,叫他跑还真跑了。

“小松同学!”
又是那个声音,小松转了个头,看见轻松抱着一个小箱子朝他跑来。

给我拿药去了吗?

“我帮你处理伤口吧…如果你不介意是我的话…”他最后几个字吐得有点轻。

“来,我疼得很。”小松笑了。

“那接下来可能会更疼…”轻松拿出碘酒和棉签,用棉签头沾了一点碘酒,擦着小松脸上的伤口,轻轻吹着气。
小松疼得龇牙咧嘴。

“这儿也疼吗?”轻松换了小松脸上的另一个位置处理。
“疼。”
“这呢?”
“疼。”
“骗人,你这块根本没受伤。”

小松哈哈笑起来,肌肉的拉动牵着脸上的伤口又疼起来。然而他不在意了,他现在的心里漾着一种奇怪的感觉,足以麻痹疼痛。
轻松不理会他,从箱子里拿出创可贴,小心地撕下,贴在小松脸上。
这个动作重复了好几次。
刚刚的这一切都是小松无法想象的,他居然可以轻易地忘记我之前对他做的坏事。

“贴了多少个啊,不会满脸都是吧。”

轻松停下动作,认真地数起他脸上的创可贴。

“一共…”他还没说完,就被小松一把搂过,狠狠地吻住。他的吻很粗鲁,可他没停止,因为他的大脑给他传递了这个信息,他现在只想这样做:
吻他。不停吻他。

“小松同学!”轻松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推开他,脸似发烧般的烫。
“回礼。”他笑。

“你为什么会跑回来,难道你不应该庆幸平时欺负你的人开始自相残杀了吗?”小松突然开口。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想向你道歉。”

轻松突然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着他,而后神色温柔,眼角泛起泪光。

“谢谢…谢谢你…”

————

你的每一个朋友都会有独特的遇见方法,它将会成为你一生中最为珍贵的回忆。
对此他们深信不疑。

小松从未想到过自己会和这个娘炮成为朋友,当然,其他人也没想到。
校园的论坛里一个最火热的帖子有着最大最鲜红的字体:

松野小松走近娘炮,两人疑似坠入爱河

他愤怒地关掉手机,抓着头发。
面子是一种很虚的东西,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又是无比珍重。比如,松野小松。
他早已意识到自己这个极大的缺点,可是他从来没改正过。

他讨厌别人的指指点点,讨厌别人的闲杂碎语。

“小松同学,我做了便当…”
午休时轻松转过身。
“转过去。”
他起身朝教室外走去。

轻松趴在桌子上,跟不争气地,他又哭了。
果然是自己想太多吗…还是我这种的性格和外表让小松同学讨厌了吗…那那一天他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骗我的吗?

月明星稀,小松心情复杂,一头扎进被子里试图让自己迅速睡着。
自己就是个废物,因为别人的看法儿轻易地改变自己,伤害他人。

终于他进入了一个布满黑暗的梦境。
突然黑暗的空间里投影出一个画面,画面里带有一行字:

『松野轻松   3岁』

画面上的孩子和父母笑的很开心。

然后是下一个画面:

『松野轻松  7岁 母亲病逝  父亲性格发生变化』

画面上那个醉醺醺的男人正拿着酒瓶子打着被他按在沙发上的孩子。

原来这就是轻松的童年,小松攥起了拳头。

『松野轻松  8岁 』

小孩子站在镜子前,将发卡别在自己的头发上,留了一年的头发用皮筋绑起。
“这样打扮就会像妈妈了…爸爸就不会再打我了吧…”

『松野轻松  13岁  父亲离家 被舅舅收养』

“爸爸,我已经这么像妈妈了…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松野轻松  15岁  舅舅病逝  受舅妈排挤』

“这样一个娘里娘气的孩子,活该父母不要他。”

小松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画面放映结束,四周又恢复了黑暗。
他突然听见有人啜泣的声音,摸索着巡视四周才发现躲在黑暗中的轻松。

“轻松。”
“…小松同学?”轻松缓缓抬头,“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他摇头,然后伸出手:“从今以后,我就做你的光,我会带你走出黑暗。”
轻松伸出了他的手,握住了他。
四周的黑暗渐渐散去,两个人被光轻柔地笼罩着。

————

昨天做得梦真奇怪。小松揉了揉眼睛。
今天还是跟轻松道歉吧。
他洗漱完换好衣服拿起两片面包出了门,想着该如何组织道歉语言。

“小松同学。”

他突然一个踉跄,转身发现轻松剪了头发,清爽的短发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柔顺。
他又回忆起那个在天台上唱着歌的轻松,回忆起当时被瞬间播种的特殊感情。

轻松朝他笑着:“我昨晚梦见你了。”

“啊,荣幸,荣信。”他尴尬地挠了挠头。


“你说你是我的光。”


少年的脸上漾着幸福的微笑。

“你还说你会带我走出黑暗…”
“啊啊啊啊别说了!”小松的脸涨的通红,仿佛做了一件羞耻的事被人发现。

“小松。”他第一次没有加上“同学”两个字。
“谢谢你成为我的光。”

end

-感谢看完的你们
-写完它时突然想说很多话,所以我现在打出来。
我们在一生中总会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或许有些人在人群里会显得过于突兀,令你讨厌或者轻视。人生来是平等的,那些人的背后一定藏着一个甚至好几个故事,他们不会告诉你,你也永远不会发现。
所以请对身边的每个人和自己都尊重,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是世界上温柔的存在。
如果你是那个突兀的存在,请你不要低头,试图去改变,去等待,要相信总有人会成为属于你的光。亦或者你自己就可以绽放出一道最绚丽的光芒。
【原谅我又扯了这么多和这个故事的苍白

-想看评论嘿嘿

评论(1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