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行

唐茕 大家都叫派派
懒 文风善变 想进步
修炼长评技能中

目前MHA 切爆/轰出/出茶
阴阳师 博狼/狗茨
终炽 米优/深红
魔笛 裘龙裘/阿里红

【速度松】同学你拍的我获奖了

*甜的!
*甜的!

————
六岁的松野轻松抱着父亲的相机蹲在雨后花丛下的泥土旁观察着蜗牛。这种行动迟缓的软体动物勾起了孩子的稚趣。
“轻松喜欢拍照的话就要一直坚持下去,将来要成为摄影师哦。”父亲揉了揉他的头。
“嗯!”轻松举起了相机,在空中晃了晃,绽开了一个笑脸。

————

时光荏苒十年,他仍坚持着摄影师这个最初的梦想。怀揣着这个梦想的他给学校的摄影部递了一份申请书。
成功入部之后,即使他的摄影水平近乎垫底,他也仍是最早上交部长命题的勤劳部员。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和那份热情,他才没被摄影部劝退。

开部会时,他得知学校将联合摄影部办一个比赛,他依旧积极地报了名。可此次摄影大赛的命题令他苦恼不已:《高颜值也会变负数》
据说是应了广大学生的要求,拍摄一张高颜值同学的糗照或者丑照。
想要搜寻高颜值的人并且还要偷拍它们的糗照,对于松野轻松来说的确是个难题。
想到高颜值他的第一反应是隔壁班的喵酱,可是他怎么会去拍自己日思夜想的女神的丑照呢。

烦人。
他用力地踢了一脚地上的易拉罐。易拉罐做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动作后啪的响了一声。
“啊。”一声闷哼。
他看见一个人一只手揉着脑袋,另一只手撑着身体从长椅上爬起来。
松野轻松意外的发现他长得很好看。
然而现在这副被易拉罐砸到办着苦瓜脸的样子,不就很符合大赛要求吗?
得来全不费工夫,松野轻松刚举起相机,却一下被他一把夺去。

“拍我?”那人开口,把相机放在手机把玩,眼神轻佻。
轻松一时间尴尬地不知如何解释,最后干干地笑了几声。
“拍我是要给钱的。”他挑了挑眉,“毕竟帅。”

“切。”这下轮到轻松不屑,“我身边好看的人多的是五花八门品种齐全像你这种自恋的渣滓根本不值得我拍。”

“那刚刚还好我及时阻止你,不然你就要做你根本不值得做得事了。”他把相机还回轻松手里。

我还就拍定你了,自恋的家伙。
轻松暗自下决心。

————

松野轻松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跟踪狂,他得知了那个自恋狂是比自己高一级的学长松野小松。
轻松还了解到他每天中午会去食堂点一份炸猪排饭,吃完后不会马上回教室,而是到学校的后花园花丛旁的长椅上小憩一会。
他打算趁着今天松野小松午休时完成他的作品,因为绝大部分,一个人的睡态是最难看的。
午后的阳光和煦温暖,松野轻松举着他的相机鬼鬼祟祟地跟着松野小松来到学校的后花园。
他悄悄地躲在花丛后面,屏住呼吸感受背后花丛后长椅上人的动静。看着手表上的秒针转了一圈又一圈,他轻轻站起,伸长拿着相机的手过花丛按了好几次快门。
确认拍到了以后,他迫不及待地蹲下按开相册。俯拍加睡相,肯定丑到天上去。
然而点开后他发现他错了。
照片上的人还是一样的好看,柔顺的黑发一部分贴在脸上一部分散开四处,睫毛长而弯,唇角轻翘。阳光打下的树影盖在他半张脸上,自然美好。
过分。轻松愤怒地颤抖着手按下了删除键,删除之后他发现下一张依旧如此。
“终于拍完了?我的睡相如何?”
花丛之后传来一个温和慵懒的声音。
轻松吓得身子跳了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你怎么知道我拍了没有!”

“跟踪我这么久,也该拍了吧。让我每天都装睡,我也很累的啊。”小松做直身子,抓了抓头发。
轻松的脸瞬间红了。
原来他明白自己要拍他的睡颜,而且还故意装睡让自己拍。这简直…太让人难堪了。
他拿着相机转身跑了。
他听见一阵节奏快速的心跳声,恍然那竟然是发现是自己的。应该是跑太累了,他这样想。

————

“就这么喜欢我?”轻松在上学路上肩膀突然被一只胳膊搭住,一个声音突兀耳边。
“神经病。”他把那只胳膊拍掉。
“不然你怎么老想着偷拍?”松野小松脸上的表情带着些调侃。
“因为你帅,可以了吧。”他快步走开。

自从偷拍睡相那件事之后松野小松这个陌生人就硬生生撞入他的生活,毫不留情地将他的时间占据。这个人居然这么粘人。
两人也渐渐熟络起来,当然,这份熟络是指松野小松单方面的。

“学弟,今天要不要一起吃午饭?”
“跟你吃猪排吗…”
“你怎么这么了解我,果然是…”
“神经病,不去。”
“如果我摆出难看的吃相呢?”
“走吧。”

一切都抵不过轻松那颗对大赛奖项渴望的心,他乖乖地跟着小松来到了食堂坐下吃猪扒饭。
“你每天吃这个,不腻吗…?”轻松看着炸得酥脆金黄的猪排。
他没理他,眼神冷淡地咬着筷子嘴里含着一口饭。
在用餐时会意外高冷吗…轻松无奈,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猪排。

“你到底拍不拍啊!我这么丑的姿势保持了这么久你还不拍!”对面的人突然说话。
轻松心里一惊,原来他刚刚是在保持姿势让自己拍吗。这个人,意外的温柔。
“再摆一次。”
“你当耍猴啊,刚刚给你机会不要。”那人抛下这句话便不再理轻松,低下头一口一口吃饭。
轻松感到失望,这个人吃饭的样子也一样很好看。
看样子自己对于这大赛是今生无缘来生再说了。他叹了一口气。

饭后,小松依旧去后花园休息,这次是真的休息。
轻松要求回教室,小松打了个呵欠,点了点头。
他决定放弃这个参赛机会,安静地过着拍摄花花草草的生活。松野小松依旧会常来找他,然而自己已经渐渐习惯。

————

大赛截止的最后一天,午饭后轻松坐在座位上,心情复杂。这是他第一个没有参与的活动。或者说是他第一个决定放弃的活动。

“学弟”
有人敲了敲他身边的玻璃窗,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怎么?”
“真的不准备拍我了?今天是那个大赛截止的最后一天哦。”
“不拍了,你长得太完美了。”
轻松托着下巴。说出口后才发现自己刚刚的夸赞有些太过尴尬,将脸稍稍偏向一边。
松野小松愣了一秒,脸迅速红了。

“学弟,闭上眼睛,给你看个东西。”
“无聊。”轻松不满地撅起嘴,却还是听话地闭上眼睛。

而后轻松感觉自己的唇瓣被人覆上,睁开眼发现小松在吻他。
“我喜欢你。”
他轻轻一笑。

这是轻松从未想到的事,他之前将小松做得一切归结于性格使然,然而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他的那一份温柔完全是因为他是松野轻松。

————

然而更加未想到的事才刚刚发生。
那个摄影大赛他确实是没有参加,不过在获奖结果公布当天他还是激动地想挤进纷扰的人群之中,为了领略获奖作品。
然而他发现浏览过获奖作品的同学都在用似笑非笑的奇怪眼神看着他,自动为他开辟了一条道路。
这条通往获奖作品前的路让他清楚第看到获一等奖的照片上的人是他,闭着眼撅着嘴。
他也清楚地看到了作品名称和作者:

《索吻帅哥》 作者/松野小松

————

“学弟你轻点,别打脸啊啊啊!”

end.

-感谢看完的你们
-你别看这正经的前面其实码到最后我笑了出声
-想看评论☆

评论(20)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