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行

唐茕 大家都叫派派
懒 文风善变 想进步
修炼长评技能中

目前MHA 切爆/轰出/出茶
阴阳师 博狼/狗茨
终炽 米优/深红
魔笛 裘龙裘/阿里红

【速度松】情敌的相处方式好像有点问题

*甜的

————

女孩长着一张似娃娃般精致的脸,眉目宁和。柔顺的粉色的长发自然地垂在肩上。握笔的手白皙纤细,笔下的字干净秀逸。
轻松看得入神。
她察觉到轻松投来的目光,转过头微微蹙眉:“轻松同学,我脸上有饭粒吗?”

“啊…没没没…”他慌忙摆手,头摇得跟熊孩子手中的拨浪鼓一样,脸尴尬地红了。
女孩转过头去继续写着题目。
轻松又一次把目光落在她身上,沉浸在自己对另一半的美好幻想里。直到身后的椴松用笔戳了戳他的背:“再看就被拉入黑名单了,痴汉。”

轻松觉得这大概就是暗恋,对象是一位叫小喵的女孩,他的同班同学,长相甜美,成绩优异,性格温和,几乎占据了该班所有男生心中的女神地位。他也不是个例外。

轻松曾经厚着脸皮向女神要号码,在食堂端着饭盘子鼓起勇气做到女神对面,主动找女神问题目…这脸皮给他带来了一些好消息,就是她把他当做可以放心交谈的朋友了,他们走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许多。
然而事情总有两面性,处于另一方面的坏消息今天才刚刚抵达。

“那个…轻松同学”她有些支支吾吾。

不会是要表白吧,女神终于被我的坚持感动了?!他心头大喜,却故作出一副清高的正经模样:“怎么了?”

“可以帮我把这封情书转交给二班的松野小松同学吗?”她满脸通红,双手拿出情书。

“啊…可……以…”心中仿佛响起一声惊雷劈过一道闪电,轻松颤抖着双手接过那封不属于他的情书。
“谢谢。”女孩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像九月盛开的花朵。
不可以哭,他安慰性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机会会有的,应该。

————

他看了一眼那个人的名字:松野小松。
真难听。还和我一个姓。轻松厌恶地吐了吐舌头,快步走到二班门口随意拦住一个人:“叫你们班那什么小松的出来一下。”
“小松,又有情敌找你了,糟蹋了哪个妹子啦?”他转头朝班里喊了一句,玩笑声充满了熟络。

糟蹋妹子…看来这个人很糟糕啊。

他看到有一个长得奇丑无比…只是从轻松的角度来看,事实上是长得相当好看的少年从倒数第二排的位置站起来,和同学嬉闹着走向班门口。

“同学,你找我?”
他比轻松高一些,有点疑惑地看他,眉眼清秀。
犯罪。
“别理刚刚那个开玩笑的啊。”

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妒火,轻松一只手一把扯住他的领带,另一只手将那封情书狠狠拍在小松胸口:
“不许答应,听见没有?”
然后带着愤怒,潇洒离开。
女孩子怎么都喜欢这种长得帅的小白脸儿?轻松扯扯自己比刚刚那人普通了不知几倍的脸。

————

“轻松同学!那信…”她一进班小喵就上前拉住他的手。
“给了。”他突然被女神拉了手,脸迅速红了。女孩见状,立刻松开手,微微低头吐了吐舌头。

小喵告诉轻松,她在信里邀请了小松周六的下午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里见面,并且留了自己的手机号。还希望轻松可以陪她一起去。
得,自己千辛万苦问来的手机号别人却可以如此轻松简单地得到。第一次的外出见面却被下达当好一个电灯泡的任务。
活着真累。他鼻子一酸。
然而这点打击还不是最剧烈的,当他得知松野小松同意后他的心已经布满千疮百孔。

咖啡厅里放着浪漫的音乐,周围被甜蜜温馨的气氛笼罩着。小喵出现在轻松面前时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停了一拍。看得出来,她在出门前将自己认真仔细地打扮了一番,粉色的连衣裙搭上白色的坎肩,发间别着一个星星发卡。裙子在少女曼妙的曲线上贴合得恰到好处。
他们第一次坐得如此靠近,轻松紧张地捏起衣角。然而享受独处的时间十分短促,那个叫松野小松的人进了咖啡厅,对他们点头微笑了一下,坐在了对面。

轻松翘起二郎腿,没理他。
“轻松同学…?”
他突然想起自己的女神正坐在身边,慌忙把腿放下,像一管快用完的牙膏似的对小松用力柠出一个假的要死的笑容:“你好…”

“小松同学,这是我的朋友轻松”她的语气带着些怯,饱含少女的娇羞。
“啊我记得的,就是上次给我送情书的那个。”他喝了一口咖啡。

什么叫我给你送情书,话不要讲得这么有歧义可以吗。

“那封情书…”女孩的脸红了。
“我看完了,写得不错。”他温柔地笑了。

看完就看完了,说句话还要笑得跟母猩猩一样猥琐。喵酱的文笔当然好,还用你夸吗?

“那小松同学的答复…”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啪!”轻松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身前的那杯咖啡撒了几滴到桌子上。他又一次想起自己在女神还坐在旁边,神色瞬间变得有些讨好起来:“喵酱那么完美,你怎么会不答应呢…对吧…?”

“轻松同学!”她的脸更红了。
轻松内心暗自猛抽了自己几十个巴掌,巴不得封住这张贱嘴。

“我还不确定,不过你很可爱。先走啦。”小松朝她眨了眨眼睛,起身挥了挥手。

我靠!轻松忍无可忍,先从兜里掏出几张钞票放在桌子上,再撒腿冲出咖啡店门口,狠狠地抓住小松的手。
“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喜欢不喜欢她?”
“你希望我喜欢吗?”那人轻佻地笑笑。
“当然不。”他气得咬牙切齿。
他突然笑起来:“你也很可爱。”然后揉了揉轻松的头发。
“可你大爷…”
小松用手掌接住了轻松挥过来的拳头。

————

冤家路窄,轻松终是信了这个说法。
自从那次咖啡馆见面之后,他总是经常在校园里和那个讨厌的人碰面。小松总会跟他打招呼,可轻松从不理他。
小松常把轻松约去他未去过的地方,准确地说,是拉去,因为轻松绝不可能答应他的邀请。

久之,宅男轻松好像慢慢明白他受欢迎的原因不仅仅只是因为帅。
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愿意跟着他去那么多地方,或许这个人并没有那么差,可他是情敌。

人总是善变,一点儿小事总会让自己有所改观。比如轻松对于小松有一次把最后一个三明治让给自己的这种做法有一点儿感激,然而好感动的变动细若蚊足,微乎其微。

小喵自从被夸可爱后就跟小松拉近了距离,虽然几乎是她跑去找他。他总是帮着她做许多事,比如给小松做巧克力。然而自己并不能介入,他什么都不是,这一点他很清楚。
然而令他欣慰的是,小松至今都没有对自己的女神做出任何表示。

今天的自习室很空,轻松坐在最后一桌打着瞌睡背着一堆恼人的单词。

身前的椅子被拉动,他发现小松坐在了他的前面,对他挥了挥手。
算算看,自己认识这个人已经有三个多月,半生不熟。然而自己对他已经没有了最初那样排斥和厌恶。

“轻松,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突然转头,声音温和。
“怎么?”
“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还要不停帮着小喵追我。”他眼神真诚,完全不像是吐出如上自恋话语的人。
“哈?!”
整个自习室的目光都集中在轻松身上,他慌忙捂起嘴。
“我什么时候喜欢你了!”他压低嗓子咆哮。
“你的情书。”
“那封是喵酱托我给你的,关我什么事”
小松拿出情书,摊开放在轻松的面前,指了指最后一行:

from:爱你的松野轻松

落款是他。
他“刷”地站起来跑出自习室,拿出手机拨打了女神的电话。

“轻松同学,有什么事吗?”她的声音一向温和动听。
“喵酱,你的那封情书是你写的吗?”
“欸?不是哦,我是托空松同学帮我写的,因为我觉得他的文笔比我的好呢。我还跟他说了到时候会叫你帮我送过去。有什么问题吗?”
“嗯,谢谢。”轻松挂了电话。

他冲回宿舍,用力推开门,看到正在弹着吉他悠闲哼歌的松野空松。
“空……松,你是不是帮喵酱写了给松野小松的情书…?”他缓慢地将每个字吐的清清楚楚。

“啊”空松优雅地划了一下琴弦,“不用感谢我。”

“为什么写得是我?”
“嗯?难道不是你表白?”
“是喵酱…要我帮你去耳科挂个号吗白痴!”他弯腰捡起拖鞋并用力摔在了空松脸上。

必须要解释清楚。此时他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

他跑回自习室,发现许多人都离开了,只有他还在。不过是因为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阳光洒在他脸上,轻柔地将他笼罩着。呼吸沉稳,嘴角上扬。
轻松有些恍惚,便凑近想看清这张完美的脸。
眼前人苏醒,伸长脖子轻轻覆上轻松柔软的的唇瓣,而后分开,狡黠一笑。
轻松的脸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搅得滚烫。
“那封情书不是我写…”
“就让我误会一次吧。”
他打断他的辩解。

气氛刚好。

end.

-抱歉这个故事中间部分的苍白短促qvq
-想看评论☆

评论(12)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