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行

唐茕 大家都叫派派
懒 文风善变 想进步
修炼长评技能中

目前MHA 切爆/轰出/出茶
阴阳师 博狼/狗茨
终炽 米优/深红
魔笛 裘龙裘/阿里红

【米优】颊蝶心茧

*安静地写完一个故事
*世上每个人都是温柔的存在吧

火开始蔓延。
从窗帘到床单到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木头的房门房壁在雄雄烈火面前显得脆弱不堪,纷纷散落,倒塌。这场火成为今夜小镇上最为绚丽夺目的一个光点。
小镇拥有着一群热心的居民,他们用着一桶桶水将火熄灭后看见了令人心痛惋惜的画面。一家三口,丈夫抱着妻子,妻子紧抱孩子,两人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只有那孩子,还剩着一点呼吸,用卑微的气息挣扎着。

——Y1——
我第一次见到米迦尔是在我一睁开眼。我躺在病床上,身上和脸部缠着绷带,只有一双见光的眼睛,呼吸的鼻子和说话的嘴巴。
护士告诉我我的父母去世了,有一位叫红莲的远房亲戚愿意抚养我,虽然我根本没听说过红莲是谁。她还说我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不幸地,我的左眼因为视神经损坏失去了光明,我的身上会留下丑陋的疤痕。

我很想哭,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像一颗陨石狠狠地毁灭了我平安过了十二年的生活。可是我不能。

我想坠入深谷,最好永远都在谷底不要醒来。就安静地躺着,让尸骨回归自然。说白了,我就是轻生想寻死。

这个世界被火侵蚀了,一切的颜色仿佛都在一夜之间燃烧殆尽,我的世界,是一片白。如南极的雪,不掺染一丝一毫。

直到一抹金色撞进视线。

睁开眼所见的是窗外的景象,花丛旁的秋千上坐着一个看起来跟我年龄相仿的男孩子,他正用他那双温柔的蓝色眼睛安静地看着一本书。飞在花丛中的蝴蝶停驻在一朵花上,享受着他给予的安宁。

我问过护士他的情况,护士告诉我,他叫米迦尔,是隔壁孤儿院的男孩子。三年前他的脑部因为受到撞击丧失了语言能力,使他成为了一个哑巴。
我想起他安静看书的样子,微笑着盯着蝴蝶飞舞的样子…
我不理解他为什么可以那么从容地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
这明明,一切都糟糕透了啊。

我不能动的每天都会躺在床上看着窗外他,注意他看的书和他看书的样子。他始终没发现我这个窥伺者。

护士为我解下绷带,用一种怜悯痛心的眼神看着我。我讨厌这种眼神,稍稍蹙了蹙眉。肌肉拉动带来的疼痛让我紧咬了一下牙齿。
我求她拿一面镜子给我。她想了想,同意了。

一块丑陋的疤痕占据了我的半张脸。它从脖颈一直蔓延到我失明的左眼右边。像女巫的毒药,爬满了扭曲罪恶。
我狠狠地将镜子摔在地上。尽管知道这是小女生才会做的事,但我无法接受。我甚至能想象被人嘲笑怪物时我狼狈的样子。
我倒头便用被子蒙着自己。
护士没有怪我,只是默默收拾着那碎片。
她走后,我露出头。习惯性地看向窗外。那个叫米迦尔的小子是不是又在看书。
我惊讶地发现他在看我。

注意到我的目光后,他用笔在素描本上刷刷地写着。
『你好』
他写着这两个字的本子面向我。
我慌忙捂住脸,迅速转身。

——M1——
我第一次看见他是坐在医院花园里的秋千上看书的时候。眼酸时我抬头发现不远的玻璃窗内,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我。
一双带着蓬勃生机的绿色双眼。
他全身缠着白色绷带,虚弱地躺在床上。唯独那双倔强的眼睛,让临冬的他瞬间归春。

我向医院内的人打听过他的情况,他叫优一郎,是隔壁医院的孩子,在一场大火中失去了双亲,他受了重伤,左眼也随着失明。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经历如此打击的他还能露出那样的眼神。
那份坚强令我为之触动,我开始学着笑。学着留意身边的美好事物。我向护士要了素描本和笔,开始画起画。
我的第一幅作品,就是那双眼睛。
幸运的是,他并没有发现我这个窥伺者。我可以贪婪地汲取着那双眼中的光芒。

我发现他拆下了绷带。
一片疤痕取代了他的半张脸。我看见护士递给了他一面镜子,然后镜子被摔碎。
我朝窗子走近了点,静静地看着用被子蒙住头的他。如果在哭的话就好好哭吧。
他突然掀开被子看向窗外,目光迅速对上了我的视线。

窥伺者被发现了。

我吓了一跳,然后拿起笔记本,写下“你好”两个字,朝他举着。
他突然用手捂着脸,转过身去。

我决定亲自去找他,于是来到他的病房门前,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他似乎被我吓了一跳,惊慌地抬头。

他看到我的时候嘴巴张得差不多可以吞下一个鸡蛋:
“你进来干嘛”

我对自己突然的闯入感到尴尬,赶忙在素描本上写下:『很抱歉突然打扰你,但是我想跟你交朋友。』

他看了我写的字:“我不需要朋友,”然后他又微微皱眉,“能不能好好说话,写什么字。”

我倏地愣了一秒。
话音刚落他也突然愣了一下,慌张地用手挠挠头:“抱…抱歉。”

我摇了摇头,告诉他这没有什么。
看来他知道我的状况。

“我的模样很恐怖”他开口。
我上前掀开他的被子,他立刻用手挡住脸。我注意到他的手上也有烧伤的疤痕。

『不会的』我写下这三个字。
他悄悄露出双眼,看看我写的是什么,然后慢慢把手撤下。我第一次看清他的疤痕,一大片的,从他的脖颈延伸到左眼。脸上的那块形状有点奇怪。
我没有说话。
“很,很可怕吗…”他的眼神有些暗淡,仿佛因我的举动受伤。
我拿起笔。
『一点都不』
『你疤痕的形状,像一只蝴蝶』

——Y2——

他看见我的脸了。即使他不能说话,但是他那张完美的脸蛋几乎可以弥补所有的缺陷。而我的脸恰好与他相反。
他还在看吗?或者被我吓跑了?
我不敢抬头。

“咚咚咚”
有人敲门,应该是来换药的护士吧。我把头从被子里露出来。
门被推开,我发现是米迦。

“你怎么来了?”我有些不知所措。

他用笔告诉我他想跟我做朋友。虚伪。其实已经怕到不行了吧。
“我不需要,而且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写什么字。”
说完这句我就后悔了。我忘记了,他不能说话。我因为自己戳伤了他人的痛处。
他摇了摇头,轻轻笑了笑。

奇怪的人。

“我的脸很丑”我说。

『不会』他告诉我,写时的眼神溢着真诚与坚定。
『你疤痕的形状,像一只蝴蝶』
他说,我脸上的伤疤,像一只蝴蝶。
骗人也要符合实际吧。

“你当我没见过蝴蝶吗?”

『不是哦 真的很像 一只蝴蝶』

“什么啊,莫名其妙”我白了他一眼。脸因为不好意思渐渐红了起来,脸上那块被称为蝴蝶的伤疤开始发烫。一丝疼痛泛起。

『所以小优愿意和我做朋友了?』

这家伙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啊…随你怎么理解。”我装作不在乎地说。
『我叫米迦尔,你呢?』
“优一…你不是知道我名字吗?!”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向护士打听过你』
“我也是。”
『?!』
“怎,怎么样啊…我看你一直在认真看书所以顺口问问的。你居然向护士打听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看法。”我立刻把话题偏了个方向。

『我觉得你很好看』他写,然后还打了个箭头写上『我的看法』

“我当时是缠着绷带,你根本看不清我吧。安慰人也编个好听的啊…”

他重重摇头,拿起笔不停地写。
『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用你的眼睛看着窗外。那时我就觉得你很好看。现在看到你我也觉得很好看,长相这事是主观的,我觉得你好看,你就无法反驳』他给了我一个微笑。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应他,用了那么多“好看”来描述我。其实我觉得他长得也很好看,清瘦干净。蓬松的金发像一抹温柔的阳光。

但这些话对我来说难以启齿。
“什么好看不好看的,你赶紧出去坐秋千上看你的世界名著去吧。那个肯定好看。”
『那我呢?』
“你什么。”
『你对我的看法』
“这…你也很好看?”
他绽开了一个笑容,点了点头。

自恋。

——M2——

他觉得我在骗他,可是并不是的。我真的觉得那块疤痕像极了蝴蝶。生在绿色的双眼旁,蕴含着无限的生命力。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它在他脸上的生命律动。
他看到我盯着他看,神情变得稍微有些不自然。我忽地回过神。

『所以你是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我这样问他。我多想像曾经那样拥有一张可以说话的嘴巴。

“随你怎么想吧”他淡淡道。

是不愿意的意思吗,他是觉得我在怜悯他吗?我不太明白。

『我觉得你长得很好看』
真的,真的很好看。

“你也很好看”他对我说。或许是出于客气和礼貌,那就让我误会一次吧。
我开心地点了点头。
他觉得我很好看。

“我说啊…你遭到变故不能说话,只能用笔写字。不难受吗?”他突然问我。
我被问题哽住了。
这当然是很难受的,当我想说话时才想起我不能发声了。医生当时跟我说这是不是永久的,但是我认为那是医生用来安慰我的话。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以永远。
事隔三年,我仍是个哑巴。

“抱歉…只是我现在的处境令我感到绝望。我永远失去了父母和左眼,我的身上也留下了难看的疤痕,我的脸如同书中描写的恶魔。你说,当时那场火为什么不干脆烧死我。”
他当时的神情我无法描述。像千根细线牵着我,揪心的疼。

我忍不住伸手去抚摸他脸上的伤疤,他惊慌地抓住我的手。
“你的手好冷啊!”他说,并将他温热的温度传给我。
我把手抽走,背在身后。
『我不想偷走你的温度』

“这有什么,我的手一年四季都是暖和的!哪像你,现在这么暖和的春天都冻得跟冰块一样。”
我将双手握紧,使他们变得有温度些。
“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到床上跟我坐一起。这儿被我捂得很暖和!”他说。
我感到有些冷,然后点点头,坐到他旁边。病床很小,我们两挤在一起。他的身子很暖和。

“原来你不止手冷啊!”

——Y3——

“我说,你遭到这样的变故,不难受吗”问完后我才发现我又一次说了错话。
他摇了摇头,又一次原谅了我。
我跟他说了很多话,告诉他我的想法,他认真地听着,用那双水蓝的眼睛看着我,他的眼睛生的很好看。宁静而有神,如含着一片氤氲的水汽,轻柔地将人笼罩。

他突然伸出手抚摸我的脸,我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慌忙抓住他的手。一只冰冷的手。

我想把他的手捂热,可是他迅速地抽走了,将它背在身后。而后又写了一句话给我。
『我不想偷走你的温度』

“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来我床上。这里很暖和。”我说。
他点了点头,坐在了我的旁边,拿起本子写着什么。一直想说,他的字如其人,干净修长。
写完后,他撕下来递给我。

『你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所以他们在灾难时分保护你,这是他们对你伟大的爱。你即使失去了左眼的光明,但你仍拥有美丽的右眼,这是上天对你的宽容。至于你的伤痕,我说过它很美,像一只蝴蝶。』

我转过头看他。
他刚好在看我。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感谢的话?说不出口。询问的话?不好意思。
『既然一切都发生了,而我们都还共同呼吸着。活着什么都有机会,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们仍要继续生火。』

“继续生火?你很冷吗?”
他把素描本抽走,涂掉“生火”,把它改成了“生活”,再把纸撕下来递给我。我笑了出来。

所以我们仍要继续生活。

『我的手热了』他告诉我。
我点了点头。
然后他伸手摸了摸我的那块伤疤。轻轻地吻了我的左眼一下。
我的疤痕因为脸的温度上升感觉有些发痛。奇怪的感觉。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糖给我,然后下了床,对我挥了挥手出了病房。
我低头看了看那颗糖,用透明的包装纸包着,蝴蝶形状的糖。
我伸手摸了摸伤疤,感受蝴蝶的轮廓。
我拿出他刚刚撕给我的两张纸,发现一张的背面有一行字:

『你知道什么是朋友吗?』

——M3——

我给他写了一大段话,并在背面悄悄写上了一行字。他没有发现。
我在捂热手后摸了摸他的伤痕,那是一只柔软的蝴蝶。我吻了吻他的左眼。
然后我与他道别。

出了病房走几步后我看到一个男人在与护士交谈。
“优还有多久出院?我快搬家了,想快点带走他。”
“优今天刚拆了绷带,再在院里调养四五天就可以出院了。”

遇见的时间很长,相处的时间却如此短暂。那么小优,你能否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回答我那个问题呢?

——MY——

优一郎得知红莲要在几天后将他接走的消息后又过了几天,他都没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在窗外。
护士告诉过自己明天将出院。
他看着空荡的秋千,悄悄下了床走到那个花园。
蝴蝶在丛中飞舞着,他走进了看,身旁绕着花香。一只蝴蝶停在他肩头,另外还有几只在他身边飞着。

“妈妈你看,那个大哥哥脸上有好大的一块疤!”路过的小女孩指着优。
优顿时心里一紧,慌忙转过身去。
“大哥哥也许是蝴蝶的精灵哦,你看他脸上的疤像不像一只蝴蝶?”

你的疤痕的形状像一只蝴蝶。
至于你的疤,我说过它像一只蝴蝶。

优笑了,脸上那只蝴蝶也雀跃地扇动了一下翅膀。

夜深,优趴在窗口。这个夜晚没有月亮,但是深蓝的天空中布满了繁星点点。他想起了米迦尔的那双眼睛,星眸潋滟。
漆黑的夜晚闪烁着一点灯光。提灯的人在夜里潜行。优仔细地盯着那人。
“米迦!”
提灯人转过头,给他递了一个微笑。

病房门被敲响,优赶忙开门。
『很抱歉发生了一些事情,这几天过的如何?什么时候出院?』
米迦一进屋就给优塞了一张字条。
“护士说…明天就出院了”

『三年前医生跟我说我的哑不是永久的,我的语言意识开始慢慢恢复,现在…可以说两个字』米迦突然跟我说。
“哇!是哪两个字!?”优很激动。
米迦尔笑了笑『我想先听你对我问题的回答哦』
“什么问题?”

『…没有啦!我今晚可以跟小优一起睡吗?』米迦尔问。
“当然!”
『那么 晚安』

灯灭了,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优转过身,发现米迦似乎很疲倦,非常快便入睡了。
他轻轻地吻了一下米迦尔的额头。

睡梦之中,米迦抱住了他。
“小…优”
他温柔地吐出一句梦话。

优的脸迅速红了。
原来,是这两个字。

——Y4——

“后来呢?”筱娅托着下巴问我。
“后来我被红莲带走,再也没有见过他。”我回答他。

现在的我成为了一名警察,认识了筱娅这个同事。犯人和下属都十分畏惧我脸上的伤疤。
我还收着他当时给我的那张纸,他问我:
“你知道朋友是什么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明白那是你见到我说我的伤疤像一只蝴蝶,那是你告诉我请让我生活下去,那是你失声后的第一句话。

那是我和你。

我们花了很长的过程相遇,很长的过程相识,但是很短的时间相处,很短的时间相别。

十二岁的米迦问十二岁的优“朋友是什么”,二十二岁的优告诉他“是我和你”

“优君,你讲的这个故事,我好像在某期报纸的文章上看过。”筱娅说,然后从抽屉翻出一叠报纸。
我惊了一秒,然后迅速地翻着。

《落在你脸上的蝴蝶》
作者/进藤米迦尔

我的目光停留在最后一行字。
「如今我成为了一名医生,可以流利地说很多话,却不能再一次向他问出那个问题。所以我想直接写出答案。所谓的朋友大概就是我和他吧。」

眼泪在框里打转,身边的闹钟响了起来。看来是到了筱娅给我定的去看病的时间了。季节一入冬去年捉拿犯人留下的伤就会复发。

“真是巧了”筱娅拿那期报纸又看了看。
“什么巧了?”我起身穿起外套。

“我帮你预约的医生,也叫米迦尔。”

——MY——

房门轻叩,里面响起一人温和的声音:“请进”
踏雪而来的他推开门,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人。

“先生,您脸上的疤…”他有些诧异。
“像蝴蝶,对吧?”

我们花了很久的时间相逢
大概是我心中的硬茧变成柔蝶的时间

END

感谢看完的你们。第一次尝试用两个第一人称视觉写一个故事。ooc抱歉
关于文章的标题 我这个标题废想了好久 最后就用了颊蝶心茧【小优面颊上的蝴蝶心中的茧 至于茧是什么看完的应该都会懂【喂

最后,我会努力的!
想看评论☆

评论(1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