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行

唐茕 大家都叫派派
懒 文风善变 想进步
修炼长评技能中

目前MHA 切爆/轰出/出茶
阴阳师 博狼/狗茨
终炽 米优/深红
魔笛 裘龙裘/阿里红

【切爆】爆豪胜己收到了一封信

《爆豪胜己收到了一封信》
*轻松搞笑向
*小甜饼






01
爆豪胜己在放学的时候收到了一封信。
信被放在他的抽屉里,用粉红色的信封装着,封口处还贴了一个爱心桃贴纸。

什么东西?

“喔!这是情书吗!”切岛从他身后一侧探出头。
“什么!情书?”上鸣从另一侧探出头。

爆豪胜己没来由恼怒起来:“关你们什么事,白痴!”

“打开看看嘛!”

“不要,滚开。”

上鸣撇嘴,拉着切岛走出门外。
切岛锐儿郎十分失落,原因一是暗恋对象收到了情书,二是因为…他知道他一定会看。

这两个人怎么天天走在一起。
爆豪胜己不爽了一阵后,拆开了那封信。

说实话他是有点紧张的,毕竟这是他收到的第一封可能是情书的东西。

然而信中的内容令他不寒而栗:

『这是一封来自远古邪巫的诅咒信,阅读过此信的人都会收到诅咒。抄写此信,并将它送给五个人,才能解除诅咒。曾经有一位科学家不信这封信,三天之后便吐血身亡;一位孕妇不信这封信,第二天便失去了孩子;而如今,你若是不信此信…会有什么后果呢?』


谁他妈会信这种傻逼玩意!

他将信揉成一团,往垃圾桶的方向抛去,纸团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入桶中。







02
没想到的是,爆豪胜己今天回家的过程格外不顺利。

平日他每次都能买到的猪肉馒头今天居然完售;街头拐角处那只每天都在沉睡中的流浪狗突然在他经过时睁开了双眼,狂吠着追着他跑了两条街才停止动作;莫名其妙被一个老头用拐杖敲打说是因为自己偷了他的钱包,向路人解释了半天才得以脱身;在经过别人阳台差点被掉落的花盆砸到头……如此这般,等等等等。

在他洗澡洗到一半突然停水的时候,他想开始相信那封信了。







03
次日他到班时,抽屉里放着一封信,内容和昨天收到的那封一模一样。

他本想起身扔掉,但看到切岛进班时,他立刻把信塞进了书包。

“昨天收到的是情书吗?”切岛问他。
“不然呢。”

怎么可能告诉你实话。

“你回复了吗?”
“废话,当然没有。”

回复给谁,那个远古邪巫吗?

“谁写的?”
“问那么多做什么!”

要是知道谁写的,那个人早就被我炸死了。



在经历了极度不顺心加上数次死里逃生的一天后,他发现自己的抽屉里又多了两封信。
他气笑了,把两封信塞进了书包。

老子回去抄十份,五十份,一百份,一封一封寄出去,就不信诅咒不到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



他边走边快意地搓手,思忖着要给谁寄信的问题。

废久不用说了,寄一封。
轰焦冻前几天居然赢了我,寄一封。
欧尔麦特废话太多,寄一封。
芦户看着就像是给我第一封信的,寄一封。
常暗那种阴阴的个性,有诈,寄一封。
那个满头黏乎乎的矮子绝对给我寄过,寄一封。
B班那个复制狗,一看就是白痴,寄一封……

正想着,他突然踩到了一块香蕉皮。
爆豪胜己气到爆炸,爬起来狂轰了香蕉皮好几下。



上鸣的头发像香蕉皮,寄一封。







04
第二天爆豪早早地来到学校,往昨天定下来的送信对象抽屉里放进了自己昨天连夜抄写的信。
好好尝尝我前几天受的苦吧,杂鱼们。

令爆豪胜己心态崩盘的是,在信寄出去之后的几天里,他接二连三地收到了诅咒信,而且随着天数的增加,收到的数量却只增不减。

切岛看着爆豪占满了整个抽屉的信件,发出了无比惊讶的感叹:“你最近怎么回事!”
对于爆豪收到那么多情书的事他感到难以置信。

“难道你没收到过吗?”

我就不信有人一封诅咒信都没收到过。

“没有,我可不像你那么受欢迎。”

爆豪胜己气一瞬间不打一处来,掉头走出了教室。
明天一定要更早到班级旁蹲点,看看是谁敢往我的抽屉里放诅咒信。







05
爆豪胜己守在教室外的拐角处,看见切岛快步走进了班级。

他赶忙跟上去,在窗外偷偷往班级里看。
只见切岛走到了他的座位旁,往自己的抽屉里放了一封信。

他气的咬牙切齿,冲上前揪起切岛的衣领:“你不是说没收到过吗!居然敢骗老子!还往抽屉里放!”

爆豪突然的出现在切岛的意料之外,他赶忙从抽屉拿出信件,抿了抿嘴。而后他的神情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我看那么多人都给你写了,想着你应该也不会看,就试着也给你一封。”

爆豪胜己当然不会看,他都会背了。

“一位科学家不信就吐血身亡是吧,我今天就让你吐血身亡!”

“什么科学家?”

“你自己写的诅咒信你自己不知道?”

“诅咒信?难道之前你收到的那么多封不是情书,全部都是诅咒信?”

爆豪胜己不说话,松开了揪住切岛衣领的手。他反应过来是自己先骗了他。
切岛愣了一秒后,爆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哈怪不得你昨天气跑了,原来是因为你收到了一抽屉的诅咒信我却一封都没收到…”

他努力克制住想要杀了切岛的情绪,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既然切岛不知道诅咒信的事情,那他刚才想要放进我抽屉里的是什么?

爆豪胜己重新揪起切岛的衣领,另一只手抢过切岛手上的那封信:“你写的什么?”
切岛不自然地把头转向一边:“你觉得还能是什么?”




是爆豪胜己还未收到的第一封情书。



end.

☆我不会说我在写完诅咒信的时候手中的油条掉了半根,想吃最后一个饺子时筷子没拿稳,饺子掉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自己给自己订的系列文计划 系列名叫“爆豪胜己又怎么了” 【好没水平
上一期《爆豪胜己吞了一个梨》可以戳头像www
☆最后谢谢看完!

评论(6)

热度(53)